您现在的位置: 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术科研网  >> 学术沙龙 >> [专题]2000师范校刊全文 >> 正文  
  聚焦金庸与王朔──“金庸与王朔论战”座谈会纪要         
聚焦金庸与王朔──“金庸与王朔论战”座谈会纪要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5977    更新时间:2007/3/22    文章录入:ntgslz ]

 


   

主持人:周 鸿
参加讨论:“东润读书会”王亦晴、蔡佳、张甲男等同学

主持人:金庸与王朔,这两们曾经拥有过无数的读者但同时也长期被主流社会忽视和误解的 作家,因为王朔的一篇批评文章而被人们广泛地争论和关注。一时间,各大新闻媒体、各大报纸和著名网站,纷纷给予这场争论以及时和醒目的报道。这似乎是一个好的开端,因为就此而展开的更多的话题重新开启了人们自由讨论的兴趣,激起了许多人文学批评的冲动和内心深入那份久远的对于文学艺术的关怀。对于这场争论,我们组织"东润读书会"的部分同学来进行一场小规模的研讨,希望能从这场争论当中找寻到更多的关于文学本身甚至是文学之外的许多问题, 并希望从这些问题中去重新理解王朔与金庸的创作, 由此把握八十年代以来的一些文学和文化思潮的脉膊。

金庸与王朔:谁的小说更好看

王亦晴:我是极力支持金庸坚决反对王朔的论点的。我觉得金庸创立了一种新的武侠小说的理念。他的小说不再像以前的武侠小说那样只是一味地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打杀杀。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宏大的历史背景,侠者的精神风貌,以及不同的人们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和追求。他已经跳出了为“武”而写“武”的框子,将“武”升华了。当然在他的小说里的确有武艺超群甚至几近无所不能的人,但这些人物之所以让读者喜欢并不是因为他们武功高强,而是因为他们往往有着一种真正的侠者气节。而王朔偏偏对这个方面视而不见。
曹牡丹:在金庸与王朔的小说中,我较偏爱王朔的小说,比较能接受他的调侃, 读多了,还挺欣赏。我可以忘了小说的内容, 但我可能记得他的调侃。那种很现实的小说 , 让我觉出生活的无奈,阅读王朔的小说,感觉就像是在回顾我们生活中的一些琐事,就像在注视爱情、亲情与友情之间彷徨的人群,让我在无奈的现实中也学会了自嘲。
蔡 佳:我觉得王朔的小说不是像有些人所总结的一个“痞”字所能概括的。同样将王朔小说中的某些人物等同于王朔, 那更是很荒谬的事。王朔在他的小说里从来没有试图去构筑一个乌托邦的世界,他的笔下展现的是一个世俗的人间,充满了悲苦、无奈、戏谑与调侃。有人觉得王朔的小说写得很俗,很痞,但我觉得这俗不是俗气,而是一种对人世间的真实观察,这痞更像哲学家邓晓芒先生所说是一种“痞子的纯情”, 象征着一个乱世中长大的作家对于世界的漫画式的理解。这里,我要格外强调的是, 王朔的作品,有一些是相当严肃的,在长篇小说《我是你爸爸》中,王朔对于这个时代充满无奈的描绘是相当深刻的, 其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反思。
张甲男: 如果不是我这个人的热情不够 , 我想我早就成为金庸迷了。武侠小说虽然并不是金庸首创,但金庸本身就是武侠小说的代表。因为巨大的市场效应证明了金庸的成功。但武侠小说长期以来被视为异类,实际上, 通俗不是俗, 跟雅并不矛盾。金庸是不可以与茅盾相提并论的,这不是因为金庸比不上茅盾,而是这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创作与文化现象。好比如果我问:唐诗与宋词,哪个成就更高?这无疑是个可笑的问题,没有争论的必要。我认为,金庸的文学功底是无懈可击的, 如果金庸不写武侠小说 , 也同样会在其他方面成为一个出色的作家。金庸选择的是一种“成人童话”式的写作,因为成人同样需要童话,就像小朋友需要安徒生和格林一样。
唐菊美:金庸先生的小说真正迷人之处在于它提供的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是精神的解放 与生命的高扬,是一种审美的兴奋,他的出现,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小说史上的奇峰突起。
卢 娟:了解王朔及其作品的人应该清楚, 王朔的这种批评来得并不突然,因为王朔本来就是一个文坛中的“急先锋”。在当代文学中,王朔小说那种机智中透着油滑,谐谑中透着无奈的文字风格可说是独一无二的,在这个渐渐平庸而又缺乏立场的文坛上,王朔是注定坐不住的, 他的创作和批评给单调的文坛增添了不同的声音,虽然这声音显得有些尖锐刺耳。
主持人:王朔的这篇文章表面上是直接点名批评金庸 , 其实却道出了文坛的一些不正常的发展方向,道出了他对时尚文化的一些“蓄意已久”的看法。当然整篇文章给人的感觉是一种非常情绪化的表达。这和王朔(甚至是他们这一代作家)的性格与写作风格有关, 作为一个小说家偶尔涉足批评,因为如此一篇小文章却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能不说是王朔给文坛一贯的反叛和戏谑形象以及这种情绪怀的表达起了一定的作用。其实了解金庸与王朔的人们很容易在他们之间找到一些共同点, 譬如说他们的小说作为非主流的创作都曾经长期被拒斥在文坛之外;譬如说他们的小说都是冠着"通俗文学"的头衔坎坷步入文坛的;譬如说他们的小说都赢得了大量的读者,并从中获得了直接的经济利益。金庸与王朔可以称得上是近十年来少有的有影响力的作家。作为当代以通俗文学的面目出现, 同时也因通俗文学的声名而获益的两位典型作家,他们之间其实并不存在什么根本的矛盾。王朔发表一篇批评金庸的文章,与金庸先生就任浙大文学院院长一样都是一位作家正常的活动,对他们本人来说,可能并没有什么内在的不寻常的动机。不会象有些人说的那样可怕,“怙名钓誉”、“追求新闻效应”这样的评价显然是很不恰当的。

率直与宽厚:交锋之中见风度

赵敏菁:我觉得王朔这次其实是挺严肃的,他的这种言辞的激烈或偏颇更多的是对时尚和浮华笼罩下的文坛一种激愤的批判。他首先选择了金庸,不是因为金庸气度优雅,而是因为长期以来金庸的作品遭到连金庸本人也不敢恭维的误解,这种误解当然包括不切实际的提升和不切实际的贬低。
王亦晴:我觉得王朔对金庸作的评价所采用的措辞恐怕太不合适了。他可以发表他的观点,他的观点可以偏激,但若是到了谩骂的地步,便太有失风度了,我由王朔的言辞推及他的人格,不由得令我对他的观点产生怀疑甚至厌恶的情绪了。
蒋建芹:王朔的写作曾被王蒙概括为"躲避崇高"的写作,这种写作很长时间是王朔等一批作家的特征,但这不等于说王朔就是个对文化时弊不闻不问的人,事实上,这篇文章正是他对整个二十世纪末文坛景象的一种局部反思,甚至是包括对他自己的一些反思。
苏春红:在这个言论自由的时代,你可以直言不讳地对别人加以褒扬或贬低, 但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尊重与谦让是最基本的前提。谦让不是忍让。金庸的作品我几乎没读过,也不知其在文学、思想上达到何种程度的造诣,但总不至于让人觉得惨不忍睹、忍无可忍吧。如果纯粹是学术讨论,也没有大必要搞得如此沸沸扬扬,可以在合适的非公共场合相互切磋、讨论吧。王朔的作品,我也比较欣赏。但对于他对金庸的挑战(或者说是挑衅),我也不敢恭维。相对而言,金老先生的大度与聪明的宽容更容易让人接受。
卢 娟:王朔的声音跟这个市场经济时代的独特节奏有一些相像,他的出现既迅猛又突然。他在给文坛挠痒的时候,有些人笑了,有一些则感觉很疼,这些感觉应该说是非常正常的,所有对此的褒扬和批评大概都来源于这些笑和痛。
唐菊美:作为一名重量级的小说家, 王朔的这篇批评文字显得太过市井也太过阴损了。什么“一个那么大岁数的人,混了一辈子,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之类,实在有失风度。同时王朔看不惯琼瑶作品中的“小女人”,究其言谈,与“小女人骂街”又有何异!相形之下,金庸先生的《不虞之誉与求全之毁》却显得沉稳而有内涵。另外王朔的文章中提到他看金庸的书很少,且都是匆匆走马观花般的带过,你能指望这种走马观花式的阅读中能看到花芯中的美丽蝴蝶吗?
张甲男:有人说王朔的这篇文章完全是出于妨忌,也有人说王朔是在为《中国青年报》做广告。作为一个拥护金庸的读者,我实在愿意去表示赞同,甚至拍手称快。但细细想来,王朔本意可能并非如此,他只是深深地为中国文坛感到悲哀,中国文坛实在是衰败得可以,以至于造成通俗文学独领风骚的局面。有句话我深有感触, "我喜欢金庸,但我不喜欢金庸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大师'"。中国跨世纪的文学大师恐怕只有金庸了。这也只是我的臆测。
主持人:在我的眼里,金庸不光是写作武侠小说的作家,更是在《探求一个灿烂的世纪──金庸、 池田大作对谈录》一书中反思历史、关注人类未来命运的思想者;在我的眼里,王朔也不仅是那个充满痞气的“京油子”的形象,而是在《动物凶猛》、《我是你爸爸》等小说中那个语言狂欢的寓言者的形象,他表面油腔滑调、漫不经心, 内心却充满了忧伤。两位作家都曾经给我以思想者的印象,所以我觉得这次论争并不感觉突然,金庸和王朔的人格形象以及语言方式依然是一贯的,王朔的一语中的和锋芒之下的鲁莽,金庸的沉着以及不亢不卑之中显露出来的些许傲慢, 都是由他们的性格、学识所决定的,双方对于真正的文学批评的那种期盼都是比较真诚的,没有必要也不应该从批评风格上去片面理解作家的人格,如果说金庸与王朔的争论尚停留在探讨问题的层面,那么大量的网上批评、谩骂和攻击则显得有些过分了。

批评与反批评:争论对创作与批评的影响

陈秋慧:对于这场争论,我觉得首要的问题不是去深究孰对孰错, 而应该去关心这场争论对于我们的意义,或者说是对整个二十世纪通俗文学发展的认识意义,王朔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一种见解,一个全新反思金庸作品的新起点, 更是一种直面大家批评时尚的勇气。总而言之, 一池死水养不活游鱼,没有批评家, 作家照样会进行创作,但一个缺乏立场暮气沉沉的文学批评界从此就再不能激起作家和批评家更多的艺术冲动了。
王晓云:在中国, 赞扬一个人,可能不需要花多大的气力,然而批评一个人,特别是对金庸这样的名作家, 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弄得不好就会搞得身心俱伤。然而, 金庸也好,王朔也好, 他们的作品肯定不是完美无疵的,面对像金庸这样的大师级的案例,谁来执第一把手术刀, 这不光是批评的良知和勇气所能决定的,还要依赖一种对于艺术问题敏锐的发现力,于平常中甚至是繁荣中发现问题乃是批评最为重要的。
范惜春:对通俗文学的认识在中国可以说一直就是不充分的,在很长时间里, 通俗文学作家和作品被打入“另列”,八十年代,伴随着港台通俗文化的演进大陆,金庸等作家被人们接受了,最终也被知识分子群体所接受,但是认识通俗文学,尤其是市场经济体制下的金庸与王朔的这类走红小说,我们的批评一直存在着盲区, 王朔不仅批评了金庸,更是揭开了人们重新认识通俗文学和通俗文化的一个新的起点。
主持人:有一篇评论文章题为《文坛有戏看了》,它对争论的观望态度让我深思。在我的理解中,王朔是企图假借骂金庸表达对当下人文环境的一些见解, 然而《文坛有戏看了》这类文章将这场讨论变成了一个作家对另一个作家的争执,变成了一出极具观赏性的“文坛好戏”,对于真正的批评精神,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这种局外人和旁观者的姿态其实是对文学批评精神的背弃。文学史在不断地被改写,现时的文学批评受到了挑战,这种挑战逼迫文学批评工作者也在不断地调整视线,我想世纪之交,我们应该从这场争论中找寻出一些有益的线索,以此反思八十年代后的文学创作,反省我们内心深处的批评精神,这才是金庸与王朔之争论给文坛带来的真正收获。

 

  • 上一篇文章: 多元时代的内心冲突与女性话语——凌叔华、王小妮、王安忆作品研读札记

  • 下一篇文章: 09010南通高师微型课题讲座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关于组织参加江苏省第九届…[191]
  • 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2016…[394]
  • 关于组织2017年度省高校哲…[478]
  • 我校9项课题喜获省教科“十…[513]
  • 关于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554]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项目资助经费报支审批表[2604]
  • 社科优秀成果申报的通知[1965]
  • 2014年省级以上社会科学、…[1966]
  • 关于举办南通高等师范学校…[2179]
  • 关于2013年度教师科研绩效…[2439]
  •  
     相 关 文 章
  • 2007年第二期校刊[3748]

  • 2007年第一期校刊[3452]

  • 2005.2《师范》校刊[3642]

  • 《田园式乡村小学建设的个…[3755]

  • 2002年第2期(总第17期)[3010]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科研处·学术委员会        站长:江海龙        页面执行时间:46.88毫秒
    网站技术支持 by: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网络中心